新闻中心 > 头条图片 > 正文

追梦25年,37岁视障小伙终圆梦清华!曾是青岛盲校“尖子生”

2022-07-11 21:46 作者:李倍 来源:青岛新闻网
分享到:

【青岛新闻网独家】

(记者 李倍)

6月30日下午,梁江波提前结束了工作便匆匆往家赶,他今天收到了一个快递,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他的清华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到家后,气喘吁吁的梁江波赶紧洗了个手,随后便拿起快递袋子,由于激动,他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袋子打开,里面是一份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一张清华大学的学生校园卡。

拿出紫色的录取通知书,梁江波捧在手里仔细抚摸,他看不见通知书封面的字,只能靠触摸来感知。通知书封面的校徽、“清华大学”四个字被梁江波反复摩挲,毕竟,这位37岁的视障青年为这一刻已经努力了25年。

“我摸了好一会,然后把它放进柜子里,过了一会,我去柜子里重新拿出来再摸几遍。”梁江波笑着对记者说。

先天视力有缺陷,13岁彻底失明,梁江波与黑暗为伍的时间,占据了他生命长度的绝大多数。但梁江波却从没有因为身体上的残缺而自卑、退缩,相反,在他心里始终有一束光,那便是12岁时种下的“清华梦”。此后的25年,梁江波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以梦为马,不负韶华”。在回复记者的微信里,他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梦想就像一颗种子,即使眼前没有合适的土壤,只要你一直保有它,不断给它浇水施肥,终有破土而出的一天!到那时你会发现,曾经所有的努力都将兑现!”

梁江波收到清华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

“我不想做别人认为我只能做的那些事”

1985年,梁江波出生在安徽蚌埠,由于视力有缺陷,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他读书,父母便借来旧课本一字一句地教他。

“我那个时候还没完全丧失视力,看书的话趴在上面拿放大镜还能看见字。”梁江波说。在父母的帮助下,小小的梁江波便知道学习的重要性,“12岁时听过一部介绍清华大学的纪录片,那个时候‘清华梦’就像一粒种子一样埋进了我的心底。”

可现实总是很残酷,12岁的梁江波刚刚有了梦想,不承想一年之后,他却彻底失明。巨大的变故差点将梁江波的精神击溃,他只能靠没日没夜地吹笛子来抚慰心里的绝望。盲人的出路是什么?推拿、按摩或许就是梁江波未来注定要走的路。

“但我就是不想做别人认为我只能做的那些事。”梁江波说。

2003年,梁江波考上了青岛盲校,这在视障人士的圈子里并不多见。在青岛盲校学习的三年,梁江波是班长,且一直保持着各科名列前茅的优异成绩,但令人惋惜的是,由于政策尚未完善,梁江波无法参加普通高考,还是只能参加针对盲人的特殊高考,考取长春大学特教学院或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2006年,他顺利考入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毕业后梁江波进入中国盲文出版社工作,其间还担任主持人策划节目。“现在我在北京市心目助残基金会工作,为盲人提供文化服务,同时为社会上的志愿者提供助盲理念和方法的培训。”

工作中的梁江波。

“听到可以报考时,我既激动又感动”

大学毕业,在北京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对于梁江波来说,似乎已经是人生巅峰了。

直到2014年教育部下发的一则通知打破了梁江波原本平静的生活。通知明确提出有盲人参加考试时,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

这份通知犹如催化剂,让梁江波17年前埋在心里的那粒“种子”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之后那些年我也看到了很多盲人朋友通过全国统考考上研究生的新闻,对我的触动很大,但当我自己尝试咨询的时候,才发现还是有一些学校是不愿意接收盲人学生的。”梁江波说。

时间来到2021年10月,在摸清了大学招生办的招生规律后,梁江波忐忑地拨通了清华大学招生办的电话。当他询问是否可以接收视障人士报考硕士研究生时,招生办的老师回复到:“符合条件即可报名。”短短的8个字,让电话这头的梁江波既激动又感动,“在我看来,这8个字不仅仅是我可以考清华的通行证,更多的是感受到盲人这个群体被清华大学公平地对待。”

打那一刻起,备考清华成了梁江波工作之余最重要的事。没有盲文版备考教材,他就下载电子版,转成音频再一遍一遍地听,重要的内容他就抄下来反复温习。“考研英语是最难的,那本近8000字的单词书,我全部抄成了盲文,原书没有多厚,但我的盲文版却写了6大本,每本有100页。”

梁江波考研时的备考资料。

“可以说我是清华视障研究生第一人!”

参加全国统考,意味着梁江波将与普通学子同台竞技,无论是试题难度还是试卷数量都保持一致。

“我只是在形式和考试时间上与普通考生不同,我的卷子是盲文考卷和电子考卷配合组成的,也就是公共课用盲文考,专业课用计算机考;再就是因为我写盲文,我的书写速度相对慢,所以我的考试时间会延长一半。”梁江波说。

在完成初试和复试之前,梁江波从没想过万一考不上该怎么办。“我不想在还没考试之前就想好退路,那样也会动摇军心,我就抱着孤注一掷的信念,一定要考上。”

复试结束后没多久,清华大学就公布了预录取名单,梁江波的名字赫然在列,“我们这个社会工作专业录取了13个人,我选的社会政策研究方向只录取了5个人,我就是其中一个。”梁江波说,“研招办的老师说之前他们从来没有组织过盲人参与考试,今年是第一年,也是第一次有盲人参与考试,因此可以说我是清华视障研究生第一人!”

考上清华大学研究生这事儿让梁江波“一夜成名”,在安徽老家的父母也倍感自豪。“我爸妈平时从来不发朋友圈的人,这次他俩都发了朋友圈,非常高兴。”

作为唯一一名视障研究生,今后在清华的学习将如何进行?梁江波直言,对他来说,在普通高校学习最大的难度是教材和老师上课用到的课件。“我已经跟我们系里的老师联系过了,他会协调各任课老师和同学对我提供相应的帮助,比如说可以让我提前将教材和材料转换成我能够使用的形式,如果是课件的话,老师会在上课之前给到我,让我提前做一些准备。”

在采访进入尾声时,梁江波坦言,虽然因为考上清华大学研究生这件事让他“一夜成名”,但他更希望通过这件事让社会看到视障群体,甚至是残疾群体寻梦的可能。“我在与很多视障朋友交流的时候,当我说到清华大学招生办回复我‘符合条件即可报名’时,大家的感动大于激动,这短短的8个字就是被平等对待的证明,证明残障人士也可以平等得到受教育和就业的机会。”

梁江波小时候学习的黑板。

班主任:他是盲校“尖子生” 尊师重道志向远大

“这孩子非常聪明,在盲校读书的三年,每年的期中期末考试都能考到前两名。”梁江波的班主任,青岛盲校老师徐庆刚这样对记者说。尽管距离梁江波毕业已过去近20年时间,但一提起这个孩子,徐老师仍然记忆犹新。

“我记得梁江波当年是以全国前五名的成绩考进青岛盲校的,这个孩子天资聪颖,各科成绩都名列前茅,难得的是他志向远大,通过盲人特殊高考考大学并不是他的终极目标。”徐庆刚说,“更难得的是,这孩子非常阳光,从不会因为自身缺陷而自卑或退缩。”

人不怕走在黑夜里,就怕心中没有阳光。

“要说青岛盲校走出去的学生能考上研究生的不少,但基本都是长春大学和北京联合大学的,能考上清华研究生的,这在我们青岛盲校是第一人。”说到这里,徐庆刚的语气里满是自豪,“知道这件事后,即使是没教过他的老师也感到与有荣焉。”

即使已经毕业近20年,梁江波也从没有忘记过当年在青岛盲校教授他知识的徐老师,“他只要回到山东,就算不一定是在青岛,他都会和我联系,问候我,是个非常尊师重道的孩子。”今年马上就要退休的徐老师已经在盲校执教了20多年,他坦言梁江波考上清华大学研究生这件事,算是送给他最好的退休礼物,“我希望我们的视障孩子们都能像梁江波一样,自强不息,不要在意自己身体上的缺陷,努力去寻找生活中的那缕阳光。”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