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青岛新闻 > 正文

【青岛故事】三十四年制秤之路:从众声繁华到寂寞独行

2018-11-19 21:15 作者:崔文静 江东旭 王岩 来源:青岛新闻网
分享到:

【往期回顾】

【青岛新闻网独家】

(文/崔文静 图/江东旭 实习生/王岩)

红烛摇曳,新人对坐,喜婆为新郎递上系着红绸的喜秤,朗声道:“请新郎拿起喜秤,挑起喜帕,从此称心如意。”

这是古代洞房花烛的情形,如今虽没了红烛,但在青岛传统婚礼上,喜秤却还是不可缺少的。这喜秤可是有讲究,得是杆秤,手工制作的最好。往回二三十年,随便赶个大集,就能碰上做杆秤的手艺人。但电子秤兴起之后,杆秤的市场是越来越小,做秤的手艺人也相继退出了这个行当。

时至今日,整个青岛还在做手工杆秤的人可以说屈指可数,“杆秤孙”孙连勇师傅是其中一个。

五代传人三年出师:制秤,是家传的手艺

“手艺已经在我家传了五代了,最盛的时候一家七口人同时在做。”老孙说,“上去二三十年,那是杆秤的黄金期,我爷爷,我父亲辈的四个人,再加上我跟我哥哥,我们从早上五六点钟就开始做,晚上十一点才停,那都供不应求。”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末,正逢改革开放,做生意的人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对于他们来说,秤是必需品。需求量大,卖得多,自然钱赚得也多。孙师傅说,那个时候一个月能赚到三百多,要知道那时候猪肉才八毛一斤。

卖秤容易,但是学制秤可并不是个轻松活。老孙十六岁就开始学,小三年才出徒。“老一辈们要求严呐,一个步骤做不满意就别想学下一个步骤,学一年也能做啊,但做得怎么样就得另说了。”

磨钻校嵌一丝不苟:制秤是门精细活,无论多少年都不能懈怠

秤作为计量工具,别的不说,一定要准。“校秤啊,至少得有三个点,这种事不能省。很多人做的秤不准,多半是因为校秤时图省事儿了,该下的功夫没下够,所以才不准。”老孙一边说,一边用大拇指小心地拨着秤杆上的细线,寻找着最佳平衡点。

不仅校秤,做秤的每一步都马虎不得。首先,从采购的木料中选出符合规格的,用刨子刨成匀称的圆柱型,再用砂纸打磨光滑。

打磨时,老孙手头的节奏慢了下来,尽量控制着木屑飞扬的范围。“这木屑落在衣服上、身上一会就发红了,拍打也拍不掉,不敢穿浅色衣服做这个,一会就花了。现在这木材已经很好了,前几年用的木料的木屑经常呛得我流眼泪。”

打磨花了些功夫,接下来就是为上“叨子”钻孔了。在这比拇指粗不了多少的杆上钻洞,得对精度、准度、力度都要有出色把控,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老孙手拿钻机,对准之前铅笔画好的位置,直接开钻,从杆体两面打洞,准确对接,不差分毫。

钻孔、刨秤头、包铜皮、上“叨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上完“叨子”,校完秤,用脚规分好刻度,就到了整个制秤流程中最复杂、最讲究技术的一步——定星。老孙拿出挂在一旁的手工钻,按照分好的刻度,开始在秤杆上钻星孔,左手固定秤杆,右手上下提拉横杆,带动钻头旋转钻孔。虽然是手动操控的,但老孙硬是把秤杆上上百个星孔都控制在了一毫米左右深度,其功力之深厚可见一斑。

打完星孔紧接着就是嵌星花,老孙左手掐住铜丝,右手拿起砍刀。手起刀落,眨眼间,一小排闪闪的秤星就已经嵌好了。

秤星镶嵌完,制秤工作就进入了收尾阶段,当然,后续的打磨上色也绝敷衍不得。

三十四年无人传承:“我是现在干这一行里最年轻的”

老孙说:“在青岛我所认识的还在做秤的人中,我是最年轻的了。”49岁成了最年轻的一位,老孙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从出徒之后,老孙一直坚持着这门手艺,到现在已经三十四年过去了。2005年电子秤大火,手工杆秤市场不断被压缩,渐渐地,靠制秤已经难以养家糊口。许多手工制秤者先后退出了这一行,老孙的哥哥也早已在十年前就不做了。

老孙告诉记者:“现在我一天也做不多,多数都是人家上门或者打电话让我做的。现在一年也就卖二三百杆,约莫一万块的收入。”

谈到传承者,老孙说,找不到愿意学的了,凭这个没法养家,现在只能当做爱好学。找到个有经济基础,能空下来两三年学技术,又喜欢这一行的人谈何容易。

谈话间,窗口透入的光线忽而暗淡下来,约十平米的小屋里显得有些昏暗。老孙用手摩挲着半完工的杆秤说:“这手工杆秤,我不做了的话,很多想买的人也没处买了。我就想着还能做就做着,家传的手艺放下可惜了。总归,我做一天,这手艺就还在一天。也算是我对这手艺的一点贡献吧。”

制秤是个精细活,也是个技术活。比如打孔,打在杆子的什么位置?如何打到正中心?都必须把握好。若是打偏一毫米,秤的精准度就得大打折扣。

杆秤要想称重准,校秤是关键,如果校得不准,要想称准,那就是天方夜谭了。校秤时,秤钩上挂着校秤专用的大秤砣,手一晃都不能晃,到了近平衡点,还得半毫米半毫米地移秤砣,以达更高精度。

“镶星”也挺考验技术。秤杆上打好星眼,眼的深度不过一毫米。镶星时,制秤师左手拿银线,右手握钢刀。把银线插入星眼中,用锉刀从秤杆表面快速切下,将约一毫米的银线留在星眼中。

杆秤可达极高精确度。抓药用的杆秤,0.1克的差别也能称出来。什么概念?一个普通的药片,用杆秤,可以称出其一半的重量。

做杆秤,需拿坚硬的工具多次拍打。拍打时,秤杆放在台子边的小槽里。孙连勇这小槽初做时,约有一毫米深,因做秤时拍打力度太大,现在已经接近一厘米。哪天小槽若是深地碰到桌面,就得换个台子边了。台子边一般1.5公分深,两三年换一次。

孙连勇几乎每天都会做上把秤。现在要秤的人虽然少了,但多少还有些。尽管这年头,做秤一年的收入不过万元,但他想一直做下去。孙连勇觉得,自己做一天,这祖传的手艺,就还在一天。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